德州麻将机
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三湘風情 > 正文

浮沉20年:長沙首批健身房黯然退場

2019-01-06 10:48 來源:未知

浮沉20年:長沙首批健身房黯然退場

  2001年開業,十數載風光一朝謝幕。2018年12月17日,長沙海東青健身俱樂部發布一則內部通知宣告停業,數千名會員走上預付卡維權之路。

  隨著海東青的離場,發源于1998年,第一批本土以商業模式運作的健身房已全部歇業。這或許意味著,純銷售導向的健身房競爭力被逐漸削弱。

  一周來,記者走訪行業專家、資深會員、健身房操盤手,還原海東青18年經營過往,為讀者還原長沙第一批健身房的經營畫卷。

  事件

  健身房悄然停業

  千名會員組團維權

  “公司因經營問題欠下房租。現芙蓉店已關門,中江店和東方店也即將停業……”2018年12月17日,長沙海東青健身俱樂部在工作群中發布停業消息,要求教練暫停所有對外授課,公司將走程序處理。

  記者了解到,海東青健身注冊于2001年,芙蓉路店為長沙首店,截至關店時,海東青有芙蓉路店、中江店、東方店3家直營門店。天眼查提供的信息顯示,海東青注冊股東共6人,彭影以60萬元人民幣認繳比例成為大股東。

  1月4日,記者在現場看到,健身房依舊大門緊閉,大門上張貼著會員維權告示以及房租、水電費催繳通知,業主要求其在2018年12月31日前搬遷完室內設備。

  如今,關門時間近半月,彭影、田順秀等股東電話仍處于無人接聽狀態,而3個門店近千名會員自發組織的微信群內,正在商量維權方案。

  不少受訪者反映,從2017年起,該店不止一次出現緩發工資、年卡返利未兌現、超低價終身卡納新等情況,如1688元兩年卡、1599元的主副卡、6999元的終身會員卡以及2580元的4年卡。

  回憶

  初創時設備高價教練高薪,落魄時關店試圖轉讓

  “海東青停業更像是一個時代的落幕。”1998年成為一名職業健身教練的張良介紹,1998年長沙首家連鎖俱樂部“冠軍”成立,這些健身房選擇在阿波羅商業廣場、芙蓉路等人流聚集地開店。第一批純商業模式運作的健身房出現。

  他告訴記者,海東青初創時為打響品牌,不惜高價購入賽百斯力量器械、力健跑步機等進口設備,最多時發展至5家門店,芙蓉路上的海東青健身房因與所在建筑同名,一時間成為長沙健身地標。

  “海東青最早設計印有品牌圖案的圓筒健身包,在教練圈中掀起一股收藏風,誰要是背著海東青的健身包走在街上,牛氣得很。”張良表示,海東青喜歡在業內挖掘有名氣的健美、團課老師授課,一節團課費開出120元,而當時團課老師平均薪資不過70元-80元。

  在記者采訪中,也有業內人士透露,2010年,海東青亞華店因房租問題停業,會員向另外4家門店分流。隨后,其不斷縮減成本,向市場投資者拋出橄欖枝,欲以240萬元轉讓芙蓉路店、中江店等4家門店。

  這一說法似乎也得到消費者證實。2003年,長沙的鄒女士以每年800元的價格在海東青亞華店辦理健身卡,2010年她轉入芙蓉店健身后,明顯感覺到健身的新面孔越來越少,“是自己大意了,物業費、房租費都漲了幾輪,健身年卡的價格卻還跟18年前持平。”

  縱覽

  去年長沙10家健身房停業,延遲開業、服務打折時有發生

  海東青歇業后,以紫薇健身、冠軍健身為代表的第一批商業健身房正式落下帷幕。盡管其關門原由仍未可知,但在傳統預售模式下支付數萬元辦理健身卡的消費者,無疑成為受害者。

  然而,據記者不完全統計,2018年,經媒體報道的長沙已倒閉的健身房不下10家。如,2018年10月,開業僅一周的“湘約健身房”突然撤離,老板曾借口水電維修,連夜把所有健身設備偷偷搬離,隨后承諾的會員轉會事宜一直未兌現;8月30日,長沙V力健身房謊稱門店改造升級暫停營業,并表示將另尋場地開業,半月后,消費者前往新場地才發現這家健身房甚至沒有辦理場地租賃。

  此外,還有不少健身房多次延遲開業時間,如,開福區虎溴健身因場地裝修、消防改造等原因2次延遲開業時間,2018年1月開業后,此前承諾的動感單車房、綜合操房仍是一片狼藉;奇跡健身富興時代店雖如期開業,但作為賣點的游泳池仍未對外開放。

 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,目前長沙連鎖終端健身房約500家,每年通過兼并、收購退出的健身房占8%左右。

  觀點

  跟不上市場變化

  只有退出的命運

  有超過20年健身經驗的張先生表示,2000年前后,網絡社交仍處于起步階段,健身房聚集了一批“健友”,自帶社交屬性,“當時不少人辦健身卡只是為了消磨時間,不運動只找人聊天,那時男教練和女會員成為夫妻的比例也很高。”

  長沙市體育產業協會秘書長胡敬坦言,數年前,以“辦了年卡至少一周去兩次健身房”心態辦卡的消費者是健身房一部分利潤來源,如今,消費更加理性,健身房早已拋棄“懶人養勤快人”這一套經營模式,從業者則通過免費停車、完善配套服務來提高場地坪效及設備使用率,通過私教服務,售賣健身餐、蛋白粉來提升客單價及會員留存率。

  “如果內容產品跟不上市場需求,消費者對固有健身模式產生審美疲勞,等待它的就只有退出或者轉讓。”有業內人士認為,“殺”死海東青的不是資金及日益上漲的房租,獲客成本不斷提高后,其沿用10多年的銷售模式已難以盈利,關門的命運難以避免,2010年底停業的“冠軍”阿波羅店亦是如此。
德州麻将机 真人麻将下载手机版 世界斯诺克比分直播 皇冠比分37开奖 cba比分直播直播视频 2012短线股票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直播视 秒速牛牛规律 澳洲幸运10赛车群 有吉林麻将那个叫什么软件 澳大利亚西班牙比分预测 新手炒股指南 成都麻将规则下叫 股票分析师 老师 女皇之心 欢乐麻将50000豆礼包 美国德国比分预测